首页 > 财经新闻

拉卡拉:已剥离资产高价收回 巨头挤压"战略混乱"?

2020年08月02日

  来源: 翠鸟资本

  拉卡拉(300773.SZ)亮眼的净利润似乎“遮盖”了些什么,仔细一看,原来是营收。

  营收下降明显

  根据拉卡拉公布的2019年年报,全年实现收入约49亿,比2018年骤降了6.8亿元,约13.7%。对此拉卡拉的解释为:因为公司主动调整商户和收入结构导致收入同比下降。

  这一点也从其收入构成上可以看到,根据年报,拉卡拉支付业务营收43.46亿,占比88.7%,但同比减少了16.74%;商户经营业务(金融科技、电商科技、信息科技)营收4.42亿元,尽管同比增加119.59%,但仅占总营收的9.02%。

  据了解,拉卡拉自2019年初开始不断调整商户结构,降低需要大量补贴及低利润率商户例如批发领域等,全年收单交易金额达到3.25万亿元同比下降11.03%,收入同比下滑13.7%。而这一成绩也略低于部分券商51亿左右营收的预期。

  营收下滑之外,在拉卡拉四大科技业务板块中,去年拉卡拉支付业务和商户经营业务的毛利率都有所下降。其中支付业务毛利率41.71%,同期减少0.86%;商户经营业务毛利率70.5%,同期减少26.02%。

  今年2月19日,拉卡拉在接受机构调研时曾表示:“疫情短期内对国内餐饮、酒店、零售、旅游等行业影响较大,公司服务的商户区域和行业分布广泛且规模巨大,上述行业的商户交易量占比较小,预计一季度交易量同比会略有下滑,疫情结束之后,公司交易量将回升,保持增长。”

  拉卡拉披露的2020年第一季度业绩预告显示:公司预计盈利1.62亿元-1.7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3%-6.3%,增速出现放缓的迹象。

  麻烦不断

  作为国内第一批获央行颁发支付牌照的第三方支付机构,拉卡拉于2019年4月25日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

  但上市仅半年,拉卡拉的麻烦就来了。2019年11月,据央视网报道,江苏淮安警方依法打击了7家涉嫌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犯罪的公司,涉嫌非法缓存公民个人信息1亿多条。

  其中,拉卡拉支付旗下的考拉征信涉嫌非法提供身份证返照查询9800多万次,获利3800万元,警方已将考拉征信服务有限公司及北京黑格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长、销售、技术等20余名涉案人员抓获。

  在公司服务器中查获并收缴被非法获取、存储的公民姓名、身份证号、相片近1亿条。警方已将考拉征信及北京黑格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长、销售、技术等20余名涉案人员抓获,并于2019年4月在北京将他们上游公司的5名涉案人员抓获。

  拉卡拉股价随即跌下50元。11月20日午后拉卡拉股价跌停,报49.29元,21日收跌2.25%,盘中最低报45.94元。

  11月20日,深交所向拉卡拉发出问询函。11月22日拉卡拉在回应中确认,2018年9月考拉征信因涉案目前被公安机关立案调查,相关人员正在配合侦查。

  2019年11月6日,考拉昆仑(考拉征信股东)召开股东会,通报了考拉征信涉案事项已经由公安机关移送检察机关,目前检察机关已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

  拉卡拉表示,其公司不能控制考拉昆仑股东会、董事会、经营决策,同时亦未控制考拉昆仑全资子公司考拉征信,考拉征信涉嫌经营违规事项对公司不构成重大影响。拉卡拉称其不存在利用个人征信信息开展业务活动的情形。

  考拉征信余波未息。2020年,因受疫情影响,国内出台多项政策支持中小微企业和个体户的日常经营,让广大商户感受到国家层面的保护和支持,然而在此期间却出现了一些不和谐的声音。

  近日,不少商户在新浪旗下黑猫投诉平台上发布投诉信息称,拉卡拉在未经过商户允许的情况下私自冻结商户资金,导致商户资金周转紧张。

  对于大量商户投诉资金遭冻结,拉卡拉在黑猫平台上均回复称:“由于您的交易存在异常,您的交易资金已暂缓结算,依据监管规定我司需进一步核实您的相关信息,谢谢。”但大多数商户的投诉目前仍未得到妥善处理。

  拉卡拉在公开渠道也回应称,对可疑交易进行风险监测、处置、报告,是支付机构反洗钱的法定义务,拉卡拉严格依法合规开展工作。

  剥离资产欲高价再购回?

  在业绩和市场声誉之外,拉卡拉近期还有一项收购备受外界质疑。

  拉卡拉《招股说明书》曾显示,公司于2016年将北京拉卡拉小贷、广州拉卡拉小贷等10家全资及控股子公司股权转让给西藏考拉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剥离的业务包括“易分期”、“房快贷”等互联网贷款业务,交易对价合计约14.4亿元。

  拉卡拉第一大股东联想控股、第二大股东兼公司董事长孙陶然分别持有西藏考拉51%、33%的股份,属于关联方。

  拉卡拉还在招股书中提到,“将剥离公司的业务剥离出去,有利于发行人进一步专注于发展第三方支付业务的主营业务,符合全体股东的利益,具有商业合理性”。

  不过,公司虽然卖了,但拉卡拉仍授权剥离公司在2016年12月12日至2019年12月11日间无偿使用“拉卡拉”商号以及相关注册商标进行业务活动。

  不仅如此,前述授权期限到期后,拉卡拉又于2019年12月11日与西藏考拉签署了新的《商标和商号许可协议》。

  难道拉卡拉对这些公司还有想法?

  对此,深交所要求说明公司仍与西藏考拉续签商号许可协议的商业逻辑和合理性、对价的公允性,并结合易分期等业务的负面舆情、合规性风险,说明前述授权是否会给上市公司带来风险及不利影响,是否有损上市公司利益,是否存在向大股东输送利益的情形。

  而截至当时函件发送日,“拉卡拉”APP仍可见前述贷款业务入口,深交所要求公司说明所述“双方业务独立运营”的合理性。公司APP贷款业务有关个人数据的管理、储存、使用情况,是否存在利用贷款业务收集数据、开展其他业务的行为,业务是否存在合规性风险,并请保荐机构核查并发表明确意见。

  这其中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还没讲清楚,戏剧性的一幕却突然发生了。

  2020年4月9日,第三方支付机构拉卡拉发布了《关于收购资产暨关联交易的公告》,宣布计划分别使用自有资金人民币约19.1亿元与2.1亿元收购广州众赢维融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州众赢”)与深圳众赢维融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众赢”)的100%股权。本次交易属于关联交易,但不构成重大资产重组。

  公告一出便受到了广泛关注,深交所也发出关注函,要求对本次收购交易进一步说明。其中两个比较核心的问题是其中的焦点——本次交易作价的公允性和合理性,以及将此前剥离的公司重新收购的考虑。

  深交所要求说明公司在上市不到1年内即重新收购剥离的公司的原因,以及本次收购筹划的过程,包括但不限于首次筹划时间、内部决策及与交易对手方沟通进程等;说明本次收购是否存在监管套利,是否有损上市公司利益。

  拉卡拉在发布的收购公告中却称,广州众赢和深圳众赢通过多年经营,在金融科技领域积累了丰富的运营经验,形成了业内领先的风控能力,重视合法合规经营,其业务具有良好的稳定性和可持续性。本次收购广州众嬴、深圳众嬴将有利于上市公司提升核心竞争力,会产生良好的协同效应、实现上市公司与标的公司协同发展、共赢。

  短短一年,拉卡拉就“出尔反尔”,对同一标的态度为何发生如此大转弯?是当时决策失误?还是最近战略混乱?看来需要拉卡拉来“自证清白”了。

  不过,可以看到的是,拉卡拉曾坐上过C端终端支付王座。但巨头的加入,颠覆了市场格局。2018年底,拉卡拉在移动支付领域的市场份额已不足1%。

  此后,拉卡拉开始发力企业B端收单业务,2016-2018年,拉卡拉企业收单业务交易规模,几乎以每年翻一翻的速度在增长。截至2018年底,拉卡拉的B端业务收入占比高达89%。

  但巨头们又来了,拉卡拉相关业务看上去再次受到了巨头挑战。

  在资金体量不占优势的情况下,如何搭建B端终端支付的护城河,以抵御巨头进攻,防止C端支付里“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的情况再一次发生?这是拉卡拉需要思考的。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