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新闻

风雨“长城系”:长城影视被立案 掌门父子曾遭1300万悬赏追债

2020年08月01日

  风雨“长城系”:长城影视(维权)被立案,掌门父子曾遭1300万悬赏追债!

  来源:野马财经

  原创 野马稿王

  资本市场风起云涌,有新的资本系族崛起,也有旧的系族逐渐瓦解。

  小学辍学的赵锐勇,放过牛,捡过牛粪,拾过煤渣。外出打工,却阴差阳错变身为农民作家。带着作家的头衔,最后又成为一代资本大佬,创建了一度风靡市场的“长城系”。

  然而,坐拥4家上市公司的“长城系”,不到5年市值蒸发逾230亿元,如今身陷困境。企业亏损、高负债、被起诉……就在最近,长城影视因为信披违规,被立案调查。此外,其还面临ST的风险。

  4月12日,有“影视借壳第一股”之称的长城影视(002071.SZ)因为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致电长城影视,欲就此详细咨询,不过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受此消息影响,4月13日,长城影视开盘跌停,收盘于2.07元/股,市值10.88亿元。

  巨亏10亿或戴帽,二代掌门勤减持

  长城影视顶着“影视借壳第一股”的光环,掌门父子赵锐勇和赵非凡一度想要将其打造为另一个“邵氏电影”。不过如今,长城影视除了被立案调查,还可能“披星戴帽”。

  长城影视2019年业绩预告显示,总营收5.04亿元,同比减少65.15%;净亏损9.74亿元,同比下降135.14%。2018年同期亏损4.14亿元,这已经是其连续两年亏损。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的有关规定,如果连续两年亏损,将面临ST风险。

  图片来源:长城影视的2019年业绩预告

  对于业绩变化原因,长城影视在业绩预告中解释是“受市场需求及行业发展趋势变化的影响,加之新业务与新渠道开拓缓慢,2019年度部分子公司经营业绩未达预期。”此外,其报告期内投资拍摄的重大历史革命题材作品还未通过复审,而公司“受上游行业效益放缓及融资环境下行的影响,融资费用及计提坏账准备金额有所提高。”

  业绩断崖式下跌,其股价也从2019年4月初6.12元/股的高点,跌落至如今的2.07元/股,相比去年高峰期,市值蒸发约32亿元。

  就在去年12月,赵氏父子还被银行1300万悬赏追债,一度上了热搜。彼时,建设银行西湖支行表示,从2017年开始,“长城系”的公司陆续向该银行贷款1亿多元,以公司应收债权作为质押。不过这上亿的债权,银行只追回两三百万元。于是,银行向法院提出强制执行申请。

  其实在巨额悬赏背后,赵氏父子早已经陷入资金困境。

  从2018年开始,“长城系”公司就接连遭遇股份被冻结,被动减持,债务逾期等困局。长城影视曾披露,长城集团截至2018年9月的资产达100.97亿元,负债78亿元,资产负债率77.71%。

  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不完全统计,接手长城影视的二代掌门赵非凡(又叫“赵锐均”)从2019年至今,多次减持,套现约1200万元。

  如今的“长城系”麻烦不断……然而“长城系”曾经在A股资本族系中举足轻重,“长城系”背后的赵锐勇更是一度横扫市场,“战绩”卓越。

  30年变大佬,3年打造资本系族

  1954年,赵锐勇出生于浙江诸暨县乡下,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县级市,诸暨却因为拥有十几家上市公司而声名显赫。赵锐勇的“长城系”就是其中之一。

  小学四年级辍学后,赵锐勇放过牛、捡过牛粪、拾过煤渣,后来到诸暨的一家农机厂做学徒工。因为酷爱读书,赵锐勇一边打工,一边写作,后来以青年农民作家的身份在绍兴文坛展露头角,当时的知名度比肩作家余华。

  笔杆子也成为赵锐勇闯入资本市场的敲门砖。在写文章小有名气后,赵锐勇1980年进入诸暨广播站,成了一名记者,随后平步青云。

  1995年,赵锐勇从诸暨县到了杭州,操办了浙江影视创作所,就此和商界搭上了关系。因为经营成果显著,2007年赶上国企改制,赵锐勇盘下了浙江影视创作所,也就是后来的长城影视,并四处筹钱投拍了电视剧《红日》。

  当时,《红日》的利润高达2000万,首批创投按十倍溢价以两个亿的市值投资长城影视。拿到第一桶金之后,长城影视开始快速发展,随后又接连拍摄了《隋唐英雄》、《武则天秘史》等家喻户晓的古装片,到2012年,长城影视营收超4亿,净利润1亿元,已经是浙江省的头部影视公司。

  而赵锐勇也意识到了资本市场的魅力,积极准备上市。2014年初,长城集团成功借壳江苏宏宝登陆A股。

  上市之后,赵锐勇开始在资本市场大展身手。同年7月,长城集团以3亿元对价从四川圣达(000835.SZ)原控股股东手中拿下其所持全部股份,后更名为长城动漫(维权)。

  手握两家上市公司后, 2015年10月至2016年1月,赵锐勇先后通过受让股权、二级市场交易等方式,耗资约9亿元将“内讧”近3年的“杭州第一股”天目药业收入囊中。

  “长城系”也因此荣获“摘牌王”的称号。

  赵锐勇用30年时间从农民作家转身资本大佬,又用3年时间控股三家A股公司打造“长城系”。

  虽然资本市场惊涛骇浪,但赵锐勇一路平稳过渡,如履平地。纵观其操作手法,先是拿壳,接着在“壳”公司里装新故事,从影视到动漫再到医药,赵锐勇适时抓住了市场的潮流,每一次都能刺激股价飙升,然后高位质押回流资金,接着寻找下一个目标。

  在并购中尝到甜头的赵锐勇,随后开始在股价高位时质押股权来融资,实现频频买买买。

  据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不完全统计,自2014年借壳上市到2018年,长城影视收购的公司多达28家,并购标的涉及影视、广告、营销以及旅游等多个方面,先后收购了上海胜盟、浙江光线影视等多家公司及9家旅行社,共耗资约48亿元。

  长城动漫紧随兄弟公司脚步,从2014年至2018年,纳入合并报表的公司高达23家。仅在2014年底,长城动漫就以10.16亿元现金收购湖南宏梦卡通、杭州东方国龙等7家公司的股权。就是这次收购,在日后形成了高达6亿元的商誉。

  其中长城影视收购比较有名的是首映时代。2016年,长城影视欲10亿元收购蒋雯丽家族的首映时代,溢价一度高达31倍,但是在监管层一封又一封的问询函后,这项收购最终夭折,这也成为“长城系”的滑铁卢。曾经一路飞驰的“长城系”,按下了暂停键。

  神话变囧话,市值消失逾230亿

  收购失败,是“长城系”业绩变脸在资本市场的直接影响。年报显示,2018年,长城系旗下的三家A股公司合计亏损8.72亿元。

  2019年,除了天目药业外,长城影视和长城动漫的经营业绩继续下滑。其中长城动漫,净利润亏损3.5-4.5亿元,同比下降22%-持平。

  而天目药业在多次亏损后,2019年实现扭亏,业绩预告显示其实现净利润3826-5326万元。

  其实这次被立案调查,对于“长城系”并不陌生。早在2019年11月5日,天目药业公告称,其在2017-2019年之间,替控股股东长城集团违规担保1亿元,且通过旗下子公司,为长城集团借款2460万元,但是这些情况均未通过公司董事会审议及披露,涉嫌违规担保。

  同年11月9日,长城影视、长城动漫等连续公告,公司实际控制人赵锐勇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随着“长城系”陷入窘境,赵锐勇自身也处境不佳。目前长城集团持有三家公司的股权质押率近90%。

  2014年,长城集团以22.91亿元借壳江苏宏宝,打造“影视借壳第一股”时,一个月股价上涨3倍,创造了当年的一个神话。此后攻城略地,“长城系”由此快速崛起。但短短数年,便又陷入到了如今的窘境之中。

  当前,长城系旗下4家公司总市值约36亿元左右,相比高峰时逾270亿元的总市值,已经蒸发约234亿元。

  赵锐勇已经卸任长城集团法人代表,一代资本大佬退居幕后,儿子赵非凡活跃在前台。如今看来,企二代也未能让疲软的“长城系”再度活跃。

  风雨飘摇之际,长城影视又因为信披问题被立案调查,而且,在新冠肺炎的影响下,影视行业今年的业绩压力会进一步加大,你觉得“长城系”还能翻盘吗?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